圣墟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668章 我为后人开生路(免费)(第1/2页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先发一章,接着去写。

诸世间依旧璀璨,光辉纪走向最为盛烈的极点,大千世界中,进化文明火光耀眼。

而在世外,楚风却沉默着,时刻注视厄土,他感觉了难言的压抑,一股恐怖的气息在弥漫,随时要冲垮堤坝,席卷各方大宇宙。

他一边关注厄土,一边在积蓄力量,抓住最后的静谧时光,参悟这世间万物与岁月中蕴含的所有纹理。

他始终没有停下脚步,祭海中,留下他的身影,不断解析那些纹理,宏伟的祭坛前,他更是驻足良久。

轮回路上,他一个人徘徊,像是一个幽灵,在如同蛛网般的通道中寻觅,解析模糊而残缺的印记。

“是那种火的根源吗?”楚风注视古地府,从那古地中提炼出原始的纹路,伴着丝丝的火光,他接引进时光炉中。

他将石罐、种子、石琴等留给了林诺依与妖妖,但诡异的火炉却被他带在身上,因为,觉得它过于不祥。

在道祖境界时,楚风便开始用时光路熬炼自己,焚烧血肉与灵魂,曾体验到自身不断瓦解的莫大痛苦。

过于,他以时光炉对敌,被诡异生灵称作火化道祖。

没有人知道,漫长岁月以来,楚风一直在用此炉焚自身,一切都只是为了磨砺,变得更强。 https://m.9biquge,com

那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他成为仙帝以后,因为,再焚烧自身意义就不是很大了,很难伤损他的身与魂。

不过,近些年,他在古地府中,在祭海中那座宏大的祭坛上,在古地府中,解析符文时,竟从当中提炼出妖异的火光,似是大空之火与古宙之焰的终极根源所在。

他低头,看着手中的时光炉,而后以近些年收集在炉中的火之根源煅烧自身,对祭道者竟有一点威胁,但意义还是不大。

不过他发现,这种火对诡异力量有些克制作用。

祭坛、古地府轮回路,都曾与某个生灵有关吗?楚风想到了诡异种族大祭的那个生物。

他曾逆着时光大河去追溯,可惜,并未看到什么,一片模糊。

光辉纪,是一个很大而又漫长的纪元,只是随时要结束了,但厄土迟迟未发动,似乎要等到这一纪元足够的璀璨,再进行大祭。

楚风很珍惜这段压抑但却难得的宝贵时光,不算以往的岁月,最近这数十万年来,他不断在古轮回路中探索,解析古印记,也铭刻自己的符文。

他收集到的妖异火光,已经很可观了,对祭道层次的生灵都有了一定的威胁。

可惜,终究是太零散,那些火所余甚少,难以聚起冲霄的光焰。

此后,楚风也去过小阴间,借道昆仑山下,进入光明死城,他将城中那个粗糙的石磨盘取走,缩小后,在手中掂量了一番,很坚硬,可以当做兵器。

他有些怀疑,石罐、磨盘、时光炉等,彼此间都有什么联系。

大祭一直未至,拖延到今日,对于楚风来说很可贵,他的道行足够高深了!

主要是,他以双道果祭道,踏足这个领域后,直接突破到极高的层次,如今不断沉淀,伟力归一,他有信心杀始祖。

“祭道之后的路是什么?”楚风推演,到了现在这个领域,他前方是大片的迷雾,没有了方向。

“锵!”

他身上的长刀发出颤音,有凌厉之极的杀气弥漫,他知道,诸世间的恶意越来越浓重了,他的兵器都开始示警。

他走场域进化路,行遍诸天,深入混沌,自然采集到无数的天地奇珍,他炼制了不止一件兵器,但却没有一件是祥和的,都是主掌杀伐的兵器!

长刀,蕴含着无边杀劫之力,它在混沌中炼制而成,饮过楚风自己的血,双道果对决时,他曾用此刀斩过自身。

此外,他身后还背负着一杆战矛,虽然恐怖气息内敛,但是一望就知是盖世的凶兵。

楚风的场域造诣震古烁今,无人可比肩,这么多年来他借场域炼制兵器,准备的相当的充分。

舍此之外,他身上还有九杆大旗,这是他要瓦解那片高原的关键器物。

相对而言,金刚琢算是他身上最为祥和的兵器了,但现在也有杀意弥漫,曾经以他自身的血浇铸过。

“这一天终于要来了。”楚风轻语,出现在人间,他轻轻一叹,预感到不会太久远了。

冥冥中,他有一种预感,这一战,他多半无法杀尽诡异生灵,自身会死去,只是不知道能够为后人解决掉多少问题。

“我想杀尽始祖啊!”他有心除尽恶敌,心中不甘。

他若死在厄土,世间再无他的痕迹,将与荒、叶等人一般,同前贤一样,连古史中都再无痕迹。

“若是行险棋,我以身饲不祥,化身为最大的恶源,一定要制衡住,绝不能出意外啊。”

他知道,走到那一步的话,他就真的死去了,“真我”将崩灭,而血肉中承载着的便已不再是他自己。

但是,他希冀最后全面诡异化的关头,能保持几许清醒,有出手的机会。

这一天,楚风除却加固了本源中用来自毁的场域符文外,他还行走在诸天中,不断的篆刻着纹理。

在石板上,在山川里,在晚霞中,在星辰间,他都刻下了自己的名,留下他以符文镌刻的记忆。

“纵然真我不在了,不祥的躯体你亦要为我出手一瞬,杀尽诡异,不然,你无法拥有我留下的血肉之躯!”

楚风动用场域,不断的刻写,诸天各地都留下他的痕迹。

这是记忆,也是一种咒言,近乎是诅咒,是场域的祭道伟力,由他自己承接,不要忘记过去,不要忘记他的初衷。

若是他真灵死去,以诸天的共鸣来提示他遗留的诡异之体。

死,他不怕,真灵永消散,他无惧,他做好了舍弃一切的准备,万劫不复虽早已注定,但他不会驻足。

这万物中,山川间,都有他的模糊身影倒映,不断轻鸣,似在为他送行,凄冷的风中,留下他孤单的背影。

一去不复返!

他沉默着,背负长矛,手持天刀,大步向前走,开始接近诡异厄土。

因为,他感应到了,诡异族群的躁动,大祭要开始了,而他绝不允许他们再出现新的始祖。

“呜……”

那片高原响起了凄厉的声音,某种仪式将就此开始,大祭要来了。

楚风最后回首,看了一眼万家灯火,人间璀璨,红尘繁华,他便再也不回头,毅然俯冲向厄土!

这一天,无边的大雾弥漫,笼罩向诸天,所有种族都惶恐了,世界末日来临般,让所有进化者都发自灵魂的颤栗。

但也是这一天,有一道璀璨的身影,划破诸天的黑暗,映照万古,伴着不灭的光焰,只身杀进了厄土中!

诡异大雾被驱散了,黑暗被撕裂,那个人是谁?诸世间的进化者震撼,从未见到过,不知他的名,不知他的过往。

但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的决心,一往无前,似乎根本没有想着再回来!

林诺依、妖妖感知到了,不断落泪,但却未送行,因为她们知道,自己应该做什么!

事实上,在世人看到那道身影时,楚风早已杀进了厄土,诸世中不过是他留下的残碎流光。

厄土深处,高原尽头,始祖的确复苏了,在今天要进行大祭,补足十祖之数!

仙帝弓身,密密麻麻的诡异生灵在高原各地跪伏,口中诵始祖!

轰!

刺目的光,撕裂时空,打破永恒,撞击在高原尽头,一柄雪亮的天刀立劈而下,亘古亘今皆映刀光中!

“第三个变数,果然存在世间!”有一位始祖抬头,盯着楚风,并且也举起了手中滴血的巨剑,向着天外劈来。

这个级数,没有什么偷袭可言,一念间山海宇宙星空都在心中,感知无处不在。

刺目的刀光与剑光撞在一起,楚风挟诸天伟力而来,身后场域符文密密麻麻,映照古今未来,冲击高原尽头。

噗!

在诡异族群震撼的目光中,楚风的天刀劈开了万古时空,截断未来,将对手的大剑斩碎,并且将那位始祖立劈了,血溅起很高,让那始祖整个人炸开了。

另外三位始祖深感震撼,一个后来者居然走到了这一步?他们全都在第一时间出手,要杀楚风。

轰隆!

天空中,无尽的场域符文,密密麻麻,沟通了诸世间的伟力,倾泻而下,呈碾压之势,光芒盛烈,落在高原尽头。
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