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墟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667章 荒天帝、叶天帝、女帝,何在(免费)(第1/2页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楚风磨砺自身,在混沌最深处刻下绝世杀伐场域,从混沌天罚雷霆到旧法中所有的大道攻击等,全部施加在自己身上,他在那里以肉身对抗,以魂光迎击,杀到癫狂。

在这个时代,他不能走出去,没有对手,他就与自己开战,将双道果分开,杀到两个自己近乎消亡,本源都破碎了。

但是,他未曾有任何犹豫,如今无法去找敌手,只能克制着自己,不去猎杀诡异族的仙帝,他这样不要命的磨砺自身。

林诺依站在杀伐力无边的场域之外,很担忧,为楚风揪心,怕他不惜身,真的出意外。

她看到了他平静外表下沸腾的战意,漫长光阴流转,他一直在渴求那一战,当有一天他俯冲向厄土时,必将惊天动地,震撼古今!

楚风杀伐了无数岁月,场域破碎了再修补,不断叠加各种攻击手段,镇杀自己。

在这没有敌人的残墟岁月,在特殊的处境中,他杀到癫狂,自己一个人竟养出了浩瀚无穷的杀气!

他像是征战了几个纪元,眼角眉梢都流转杀劫之力。

直到有一天他停下来,发现已经过去了很多万年,他在原地盘坐了很久,才平复情绪,归于寂静与深邃。

残墟岁月,四百二十一万年,楚风与林诺依走出混沌,再一次在世间行走,他们共度过了一段平和与安谧的岁月,看遍大好河山。

在此期间,数万年,林诺依陪着楚风走遍天下各地,大千宇宙都留下了他们的的身影。

楚风在铭刻场域符文,悄然无形间,化一方又一方大世界为场域!

在此期间,他们是平和的,祥静的,独孤了漫长岁月,能够在此世重逢,这是对他们最好的补偿。

但是,两人都不可能信命,所谓的上苍等,都被人践踏在脚下了,他们能相信与坚定的只有他们两人自身。

“沧海成尘,雷电枯竭……”

楚风感慨,他们走过很多地方,昔日有些世界的瀚海都干枯了,沧海桑田,不是文字,而是真实的体现出来。

而在这个时代,灵气浓郁的化不开,但却没有了天劫,所有进化者都未渡劫,雷劫像是枯竭了。

在此期间,林诺依厚积薄发,终于走到了准仙帝路的巅峰,但是,她没有选择去破关,依旧在沉淀。

她与楚风走在一起,得到了很多启发,她不愿照搬花粉路女子的路,而是想另行开辟道途,但是这太艰难了。

她并不渴求一定走出完全不一样的进化路,只是不断的沉淀着,踏出新的脚步,来弥补现在的路。

这是一段温馨与美好的岁月,她与楚风共时光,从未分离,一起去过很多旧地,忆往昔,感动,心酸,有太多的感触。

这些年来,两个人走在一起,很少再有那种红尘繁华、人间璀璨自身却脱离在世外的孤寂感。

“我找到了一条路,无论能否另辟道途,我都会冲关成帝。”林诺依告知楚风,她要去闭关了。

这一次,她准备游历万古时空,踏足花粉路女子曾经留下过的痕迹,然后印证自身的道。

楚风点头,将她送进混沌最深处,并构建场域,遮掩她的气息,纵然有一天她醒来,开始破关,也不会被高原的生物察觉。

“游历万古时空时,你要小心,不要迷失在当中!”楚风轻声提醒她。

他觉得,林诺依走这条的路的话,多半要耗去漫长光阴,并有一定的风险,万一她沉浸在过去的岁月中,将自己代入花粉路女子,那就容易出现变数了,那样的话,万一她万一醒不来会怎样,纵复苏她又会是谁?

“放心,我有把握,她不在了,同时她也下定决心不会回来了,我只是……我自己。”林诺依让他安心。

她在那座场域中寂静无声了,像是陷入了沉眠中。

楚风在这里站了很久,最后离开,他开始去努力提升自己。

残墟岁月四百五十九万年,楚风几乎已经走遍诸天,他不断解析各地,无声无息,没有留下痕迹,但其实却真实的篆刻了场域符文。

虽然说,他走场域进化路,伟力归于己身,但是,这并意味着他要放弃场域原本的杀伐之力。

有朝一日,他若去厄土征战,将倾尽所能,希望能挟诸天场域,轰碎整片高原!

虽然这多半有难度,不知道结果,但是,他在进化的过程中,依旧努力去布置,去尝试。

在此期间,他在诸世中相继找到了石罐上所浮现的所有特殊地势,出入这些可怕的凶地中,眼中所见,尽是过去的景,提炼出那密密麻麻的纹理,借鉴其路,完善自身的道。

踏过那些绝地,楚风看到了一幕又一幕悲剧,那都是各自纪元的主角,皆为准仙帝,甚至有真正的仙帝,死在了山川下,被以轮回路连着的高原吞噬,化作绝地,他们本应照耀万古,却都成为流血的过往,少有人知。

“罐子,你有灵吗,在记述尘封的往事,当年的悲伤,你究竟想做什么,要表达什么?”楚风轻叹,带着疑问。

石罐发光,嗡嗡震动,它的确有灵,但却是懵懂的,无知的,记下了流血的历史,但却无力改变什么。

随后,楚风又去了祭海,在这里解析那些残破的宇宙,无数葬下去的大世界,无穷无尽,让他都深感吃力,但却沉浸在当中不可自拔。

很多万年后,楚风从这里退了出来,改变目标,是那座古老的祭坛,诡异种族的献祭之地!

它宏大无边,就矗立在祭海中心,号称仙帝献祭之地。

楚风对这个地方有些忌惮,很谨慎,最终远远的观察,探索,提炼出种种怪异的符文,最后远去了。

他不想惊动始祖,最起码现阶段不能妄动,等到自身祭道后,他想再来这里,找出一些秘密。

这世间,一片灿烂,黄金大世来临,虽然楚风在以残墟岁月计量时间,但是人间却早已变换了纪元。

在这个新纪元里,一切都欣欣向荣,开始出现仙王级的生灵!

严格来说,残墟岁月的绝灵时代,相对过去的古纪元来说,虽然不是很长,但的确已经算是一个逝去的旧纪元了。

楚风心中虽有失落,但是,他承认过去的终究葬在了过去,淹埋于尘埃间,那些人,那些事,已不可见。

这个崭新的纪元非常绚烂,盛极后,并未衰,而是盛极又盛,不断辉煌,有些仙王在悟道,在努力冲向绝巅。

诸世中,虽然进化者众多,但是没有人能够超脱出诸天,可以俯视大千宇宙,为此纪元命名。

因为,他们经历的还少,世上不曾有九道一、腐尸这样的老古董活下来,更遑论是路尽级前贤。

而楚风只是默默地看着,并未此新纪元显化自身。

复苏纪!

到头来是诡异生灵给这一纪元命名,楚风没敢对仙帝下死手,但是,却在某些绝地中研究解析过仙王,自然知道了这些传闻。

残墟纪,复苏纪,虽然时间还未过去太久远,相对以往的纪元来说,还很短暂,但是,却真的是已是两个纪元流转了。

残墟岁月,四百九十一万年,楚风带着石罐,远远的眺望厄土,在始祖沉眠的年代,他来高原外研究其内蕴的纹理。

只是才到来,匆匆一瞥,他又转身离去了,他有莫名预感,如果长久驻足,有可能会被始祖发觉,从沉睡中醒来。

他离开后,直接进入古轮回路,开始研究古地府!

这是一片莫测之地,有各种古怪与强大的残缺纹理,楚风在当中不知疲倦,沉浸下去,一走就是数十万年。

古地府,古轮回路,整体是寂静的,死气沉沉,没有一点声息,如密密麻麻的蛛网连着诸天,有通向所有宇宙的路径。

当然,更有通向高原的路,楚风没有踏足充满诡异气息的那些黑暗路途。

当有一天,楚风独自探索古地府一条残破的道路时,他心有所感,刹那消失,出现在这条路的尽头,那里是连着某一方大宇宙的出口,有些状况。

楚风瞳孔急骤收缩,他看到了……一具尸体,让他的身体都摇动了一下,虽然时隔很多年,两个纪元了,但是,那个人过去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昨日,就在眼前,难以磨灭。

这是一个女子,曾经清丽出尘,超然世外,但是她现在脸色雪白,没有一点的血色,毫无生机。

“妖妖!”楚风心中有恸。

她逝去了往昔的灵动,披散着发丝,安静的躺在那里,灵魂寂灭,没有一点的声息。

妖妖终究是死在了过去吗?以楚风这等修为自然可以感知到,她只是一具空壳,早已没有了灵魂。

曾经那个无比惊艳,号称星空下第一的女子,竟在这里相见,结局未变,依旧是香消玉殒。

不过,身为路尽级强者,楚风有超出世人理解的神觉,可感知古今未来。

“嗯?!”

他神色一动,眸光绽放光华,照亮这条轮回路,在他的眼前浮现一些旧景,当年是女帝送走了妖妖。

虽然看不到女帝了,从整片古史中消失,但是,楚风依旧还原了过去。

当日,妖妖被强大的诡异生物以长矛洞穿,钉死在大地上,可怜可惜可叹,身体都瓦解了,只留残血染红战场。

最后,女帝趁始祖归于高原尽头,捕捉到唯一的机会,送走了一些人,其中就有妖妖殒落之地,那片染血的土被传送走了。

当年被救下的几人,多半也都是凶多吉少了,楚风在此之前不曾遇到过。

至于林诺依,则是花粉路女子提前送走的。

楚风将一件衣服盖在妖妖的身上,然后盘坐在一旁。

他一念间,布置出场域,并口诵真言,一位仙帝如此做,威能岂是等闲,他自虚空中凝聚出来无数缕细小的光,从古代,自现世,汇聚而至,没入妖妖的身体中。

她的身体中有了魂光!

楚风喜悦,到了他这种地步,自然可以自过去映照故人,让他们活过来,只要不是始祖亲手击杀的,他有把握成功。

但是,他一直不曾这样做过,因为干预过去,动用惊天动地的仙帝手段,改变命运,影响实在太大了,有可能会惊动高原尽头的怪物。

再者,在这个时代,他纵然映照出那些故人,又能如何?若被察觉,以及他若是战死了,那些人还是难逃悲凉落幕的结局,痛苦后,他忍住了,不想惊动始祖。

他还未祭道,不能全部了解始祖的手段,他们的感知究竟多么敏锐,无法预料。

现在,他不是在过去显照,只是以功参造化的手段,捕捉到了异常的残存灵光,将它们聚集而来,果然令妖妖的魂光点燃了。

妖妖虽然脸色苍白,但是,她睁开了眼睛,复苏了,身体逐渐恢复生机。

然而,楚风心中却是一震,看到她醒来的刹那,以他的实力自然洞彻了过去,现在,未来。

“你……还是妖妖吗?”他问道。

“是……我,但却多了一些旧的记忆,或许也是她吧,楚风,我们又相见了。”妖妖开口,魂光越来越盛烈,她在渐渐复苏,有了愈发强盛的生命力。

昔日,叶倾仙跨纪元,为荒与叶构建沟通的桥梁,涉及到莫大的因果,且是始祖亲手击杀,所以想让她复活很艰难。

叶天帝为救叶倾仙,准备了两条路,一是在过去映照他,并以万物母气鼎保护,接引她回归。

另外一条路则是,当年,荒与叶曾共同出手,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她的一滴失去生机的血,最终将那滴血投于某位后人的血脉中,希冀有朝一日让她觉醒。

那滴失去一切生机的血,落在妖妖的体内,女帝在终极一战最后的时刻将她传送走时,点化那滴残血,为她复生留下希望。

事实上,漫长岁月后,那片染血的土不断的发生变化,到头来妖妖的血与那滴残血纠缠着,有了生机,漫长光阴逝去,她的身体重塑了出来。

不过,其过程是极其缓慢的。

直到数十万年前,其身躯才完全在这里显现,而后,血肉发光,蒸腾出无量的细微的纹络,散于天地间,那是她的魂,分解于天地间,不仅是等待彻底复活的机会,也是一种修行。

向死而生,这是一条艰难但却可行的路。

曾经的叶倾仙,被荒与叶共同庇护过,又有过女帝的点化,所以失去生机的残血才又复苏,与妖妖纠缠共生,在此世回来。

“我还是我,也有部分她。”妖妖开口,道出究竟。

毕竟,漫长岁月逝去,当年的叶倾仙只余一滴残血,复生后留下的不多,是她,也是妖妖。

“你能回来就好!”楚风怎能不欣喜与激动,曾经天赋无敌的女子,原以为永远的逝去了,上次逆溯时光,也只是隐约瞥见她的身影,楚风以为她的染血之地曾被仙帝、始祖的战斗波及所致,现在看来,一切都是因为她被三帝干预过命运,所以当时楚风以道祖的境界很难捕捉其清晰身影。

楚风带走了妖妖,伴着她,进入这个灿烂的大世,告诉她这么多年来的巨大变化。

“我们那一代人,几乎都死去了。”

妖妖得悉后,不似往昔那么灵动了,黯然神伤,整个时代皆葬下去,太沉重,历代前贤都战死了。

楚风陪她走了很多地方,果然是岁月变迁,改变了一切,再也没有了熟悉的山川旧景,更遑论是当年的人,都不在了。

“我要去闭关,我要去修行!”妖妖说道。
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