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墟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657章 女帝化光远去(免费)(第1/2页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只剩下她自己了,再也没有同行者,可女帝无惧,披甲持戟,屹立天地间,只身震慑五大始祖!

无论多少年过去,来自高原的生灵,从始祖到仙帝,再到那些年轻的黑暗生物,都永远无法忘记这一幕!

这将成为他们心中恐惧与颤栗的根源禁区,不愿再提及,不愿再谈起。

这一天,女帝一人持戟向前逼近,而五大始祖居然在后退,连他们都内心有惧,面对那戴着面具的女子,脊背冒出寒气。

“杀了她!”一位始祖震怒,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耻辱!

他们是谁?真正永恒的始祖,一念间开天辟地,翻手便可打穿数之不尽的至高大宇宙,可现在却因一人后退?

这实在太耻辱了,从没有人可以这样逼迫他们!

连荒与叶都死在他们的手中,这诸世中,古往今来无数个纪元,他们凌驾所有生灵之上,连大道都祭掉了,怎能有这样示弱的时刻,脸上有种火辣辣的痛。

总的来说,一切都是因为几人担心步早先那五位始祖的后尘,永寂世间!

虽然荒与叶都战死了,但是却着实将他们杀怕了!

“轰!”

五大始祖动手,他们终究非是常人,杀意陡然升起,无比冷漠地向女帝杀去。

一刹那,五道磅礴的黑色身影极速变大,肩头瞬间挤爆了天外,而脚掌更是踏进下方染血的残破世界,让它瞬间瓦解。

几位始祖实力太强了,本体一出,尽显盖世凶威,他们的躯体将附近一个又一个大宇宙撑爆了,一挂又一挂璀璨星河在他们的面前连尘埃都算不上,他们的躯体碾压古今,横跨各界,震断时间大河,各自施展手段镇压女帝。

其中一人手持沉重的大剑,直接就扫了过去,斩爆一切,劈开附近的所有大世界,粉碎万物,让一切有形之物都崩解了,湮灭了。

还有一人,直接以长满可怕兽毛的大手向着女帝劈了过去,打爆诸世界!

……

五大始祖一起出手,怎能不可怕?惊骇世间。

女帝身形绽放无量光,光化的身躯变得与始祖齐高,她冷静而从容,挥动长戟,向前扫去。

噗!

有带着兽毛的庞大手掌被削断,不祥的血液洒落的到处都是,各方大世界被打穿,在爆碎。

还有铿锵之音震断大道,戟刃划过,将那口沉重的始祖级大剑削断了,无边伟力恐怖的汹涌。

最为慑人的是,在一道雪亮的光芒中,一位始祖的头颅离开躯体,被长戟斩落下来,带起大片的血水,震撼诸世。

这也震惊了始祖,让他们毛骨悚然,这才一交手,五人同时出击,结果他们中就有人被枭首了?

吼!

他们低吼,咆哮着,向前轰杀!

一条又一条大道焚烧,犹如始祖身边摇曳的烛火,只能以微弱的光照出暗淡的路,根本算不得什么,始祖之力超越大道在上。

激烈的大战爆发,女帝披甲持戟,戴着面具,只身独战五大始祖,绝世风采尽显,在不死的生物中杀进杀出。

噗!

一位始祖被立劈了,血水汹涌,身体分为两半,更是迅速爆开。

哧!

另一位始祖被女帝斜肩斩断,崩散于虚空中。

可惜,始祖难灭,已算是永恒不死的生物,再加上有祖地为倚仗,他们渐渐无惧了,杀红了眼睛。

天地间,无数的花瓣飘舞,晶莹芬芳,洒满数之不尽的大宇宙,在每一片绚烂的花瓣上都有一个女帝浮现,映照出来,全都带着面具,披甲持戟!



这一次,大片的花瓣飞舞,向前冲去,所有璀璨花瓣上的女帝同时扬起了长戟,向前斩去,光束滔天,压盖无数大世界。

并且,恍惚间,像是有人出现,站在她的身边,跟着她一同挥剑,祭鼎!

轰的一声,一位始祖被女帝用长戟斩爆了!

同时,女帝身上的的甲胄铿锵作响,有雷池的光束迸发,有万物母气流淌,随她一起杀敌,噗的一声,雷光与母气交织着,化成亿万道光焰,将前方一位始祖击穿,焚成灰烬。

几位始祖倒吸冷气,不自禁的倒退,被斩爆的人更是面色苍白的显照出来,本源虚弱,露出惊容。

他们实在是无比的忌惮,女帝本身已经足够强大与可怕了,而那折断的荒剑、破碎的雷池、爆碎的大鼎,现在还残留着荒与叶的部分伟力?

“那两人既然彻底死去,残兵自也当葬灭!”一位始祖冷冷地开口。

但是,五人都站在那里,没有谁第一个踏步出去发难,心有忌惮,那个梦时刻在提醒着他们。

女帝身上甲胄发光,如覆盖上一层烈焰,她持长戟站在原地,与五大始祖对峙,睥睨这些活了无穷岁月的恐怖存在,丝毫不惧。

点点柔和的光荡漾,在女帝的身边出现一只又一只发光的小纸船,它们破开了时光海,各自沿着不同的轨迹,在现世无数地域荡漾光彩,而后向着历史中驶去,向着未来飘去,倏地踪迹全无。

“你是想为后世人留下什么吗?还是想找到荒与叶的点滴痕迹,寻觅他们在历史长空下留下的一滴血,心存希望,唤醒他们一缕生机?亦或是,你明知必死,推演祭道之上,想在这诸世间,在这万古时空下,在那未来,镌刻下一缕痕迹?”道祖冷漠的声音传来。

另一位道祖更为冷酷,道:“一切都无意义,荒与叶在过去,在现世,在未来,都被我们杀干净了,一滴血,一粒骨尘,都不会留下,从此他们的痕迹将从世间永远的消失,世间再无人可忆起,至于留下的纸船,自也不允许留下光辉,留下灿烂!”

此刻,五大始祖动作一致,同时出手,追溯古今未来,恐怖的伟力汹涌,弥漫向时光海,追溯所有纸船,那些柔和的光被侵蚀了,不祥之力与光同崩散,船体尽化成黑色!

轰!

历史、现世、未来,似乎同时炸开了,五人再次出手,向着女帝杀去。

“她不过是初入这个领域,能有多少伟力?杀了她!”有始祖喝道。

然而,就是说话的人自己也心中没底,感觉女帝的力量太强横了,并不像一个才祭道的人。

轰隆!

女帝周围花瓣漫天飞舞,像是有无数的大世界沉浮,在围绕着她旋转,每一片花瓣上都有持戟的她显照。

这一刻,女帝集中所有伟力,攻向一人!

几位始祖竟有毛骨悚然的感觉,心中略微犹豫了一下,未能同进退,终究是害怕那个梦成真。

尤其是这一刻,女帝身上的甲胄重新分解,化成了雷池与鼎的碎片,在那里,竟出现两道伟岸的身影,那是荒与叶的模糊身影,与女帝并肩而立,竟猛烈的同时出手!

有始祖大吼了一声,瞳孔急骤收缩,忍不住倒退!
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